世界上最可爱的里白白

【杰佣】汉谟拉比法典(一)

#ooc有#
#本章为杰克单人向#
#汉谟拉比法典背景#
#在特定情况下会给杰克的双重人格分裂做一个过渡,前几章会是过渡章,也就是好孩子#

《汉谟拉比法典》规定:
倘理发师未告知奴隶之主人而剃去非其奴隶的奴隶标识者,则此理发师应断指。

在这片繁盛的古巴比伦国土之上,幼发拉底河缓缓流淌,河水洗刷着这片土地的污秽,给予人民以生存的水源维持种植业,纺织,畜牧,日常生活。

它同时也在亘古不变的岁月里目睹着人类的贪婪,肮脏,交易,以及压迫。

在这座王国里,有人权的自由民掌管着一切,没有人权的奴隶却只能被当做货物贩卖,交易。通常,相貌姣好的奴隶会作为讨好贵族们的一个筹码。

在奴隶的上层是理发师,他们并非是单纯一个职业,他们的性质更像是一个阶层。一个名为理发师的阶层。处于被自由民所驱使的半奴隶状态,很难晋升成为自由民。大部分理发师都会选择安安稳稳度过一生。

——但有些人是不会甘心的。他们有着比同等阶级高等的特质,比如相貌,或是能力,但总归来说,就是野心。

在一座木屋之内,门外木牌上的楔形文字写明了这座木屋主人的职业。

身着破旧蓝色风衣的高挑青年站在缺了半个椅背的椅子后面,手掌搭在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头顶。手中锐利刀具在她发尾工作。

奴隶主站在木屋之外不曾踏进一步,唯恐玷污了自己的身份。如果不是必须将这个女人送到这里,想来这位尊贵的自由民绝不会来到这个地方。

掌心下的女人微微颤抖,在知晓自己的主人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后眼泪从脸颊滑过。肩头微微颤抖,却明显的在抑制。青年理发师屈起指节在她头顶轻轻敲了敲,低沉嗓音里带着不耐烦。

“小姐,请不要给我的工作带来困扰。”

那个女人剧烈的抽噎了一下,理发师的刀具在发尾剪下一个不太优美的弧度。这对这个青年理发师可是个不小的打击。他轻轻抬手将额前黑色碎发向上撩起,微抬头吐出一口浊气。

“我想您需要自己冷静一下。”

理发师停下了手中动作,拿起陶土花瓶中那朵已经开始凋零的玫瑰。花瓣边沿有采摘时指甲的压痕,现在已经扩散,变得干枯。瓶中为花保持新鲜的清水因理发师的忙碌和遗忘已经所剩无几,剩余的掺杂了陶土的碎末,变得浑浊不堪。面前女人出声示意,理发师把花瓶放下,继续为她打理发尾的那处不完美。

工作接近尾声,女人终于以平静的声音与他交谈。
“理发师先生,我希望你可以将我从我的主人那里解救出来。”

末层的奴隶没有接受过正规礼仪教育,她能够以敬语称呼理发师实属不易。理发师抬了抬眼睑,带着嘲讽的意味笑了起来。

“小姐,你不是第一个向我祈求的人。我只是理发师,又不是奴隶主,你的请求找错了人。”

理发师在他的生命中向来独来独往。他并没有想要买下一个奴隶为自己做事的打算。

“我想你会考虑的……对吗。”

女人几乎是在哀求他。

理发师收起剪刀,将它泡在一边的水池里,手腕抖了抖将碎发冲掉,拿起来用布巾擦净。

外面的奴隶主不耐烦的大声吵嚷,理发师皱紧了眉,将女人身上的长袍解下,把上面的碎发抖掉。

“啊,啊。也许我真会考虑的。”

他敷衍一般回答那个女人,眼神看着陶瓶里半枯萎的花,突然产生了一种恻隐之心。

不得不说,人类的大脑与感官真的很奇怪。嫌恶与恻隐,喜爱与讨厌共同并生。每种感情的极端都会是相反词。恐惧到了最后就会选择自我坚强,沸水带来的疼痛在最后会变成凉意。孤单自立的最后居然是想要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。

理发师第一次产生了想要被陪伴的心理。

他再次抬手将深黑色的碎发撩起,手心贴紧额头,闭上眼睛向上长出一口浊气。

“也许我会考虑的。”

他听到一个陌生但又熟悉的声音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响起。穿透自己耳膜狠狠撞在心里,如同被撞击的古钟一样余波荡漾。

——想要被人陪着,谁都可以。

他低下头,将手心从额头上放下,黑色的碎发再次遮住了他的视线。

“真是太感谢你了,理发师先生!”

理发师微微点了点头,听着脚步声从身后离去。他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将玫瑰花边缘的焦枯剪下,看着经他修剪后重新恢复生机的花朵微笑。

他明白这只是假象。只会加速花朵的死亡。但他现在需要一个自欺欺人的假象来缓和他心里的痛苦。胸口仿佛被硝化棉塞的严严实实,稍有压力就会全部燃烧,连带着他的心脏都一并焚化成灰烬。

有些念头一旦升起就不容易压下,它会在那个人的心理生根发芽,最后开出一朵无人欣赏的罪恶之花。

“好想有一个人陪着啊。”

理发师闭上眼睛,坐在椅子上。下意识哼唱着只有他明白的曲调。在下一位客人到来之前,他的世界又只有一个人了。

哪怕是自己也好。

他睁开眼睛,看着那朵玫瑰,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近乎疯狂的迷恋。

“太完美了。完美的花朵,出自我的杰作。”

“真想有人来看看啊。这完美的杰作。”

玫瑰花瓣上被刀具剪开的断面分泌出红色的花汁,汇聚在一个方向滴落在白色桌面上。水光映照着理发师杰克扭曲的神情。

“that which ends in exhaustion is death.but the perfect ending is in the endless.”

这才是完美的死亡,在美丽的幻想中死亡,自欺欺人。
理发师露出一个笑容,看着悬挂在幼发拉底河之上的银白色满月。

——不急,总会有人来的。






(所以我到底打不打杰佣tag,前五章都是单人向啊我好慌)
(杰克奈布是你们的,汉谟拉比法典属于我x)
(不汉谟拉比法典属于国家)

评论(1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