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最可爱的里白白

属于我们的那朵暖云

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我不知道在何时见过你,但你给我的熟悉感早已渗透到我的生活中。
一点点辣味,还有温热的鸡蛋水。
鸡蛋水真的很温暖,就像是一朵暖黄色的云滑进了水中,连带着水都变得有了甜味。
你嗜甜,甚至连你喝的鸡蛋水都要放进去大量的蜂蜜。
我曾经问过你为什么喜欢甜。
你说日子太苦了,需要甜来冲淡。
然后我问你,为什么中药里不能放糖呢。
你说他本身就是苦的,他不接受所有的甜。
我没有说话,只是笑着搅动碗里的那朵暖云。
你听啊,云在歌唱。
你那边的云也像我们曾一起尝过的这样甜吗?
自你离开我便再未喝过放了糖液的任何东西。
过苦,过酸,至辣,至麻。再未尝过甜味。
我早已心知肚明。
那朵暖云,已经消散。

评论